《反派主角都是我》 第十七章 猫是液体还是固体?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没有束缚,逃起来异常的方便,但要躲开强者的搜索还是很吃力。

    御寂提前联系好了乔鸿达,在他的帮助下,终于是免除了被轩霄门派强者追查到。

    毕竟是个年轻人,考虑并不周全,乔鸿达带着北瑶让她远离了这儿朝着南方继续前进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在你身上用了遮脸符,等你走后我会把轩霄门派部分人清除记忆,你放心,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。”我做这一件事,已经非常熟练了。

    乔鸿达把她推到木船上,目送着北瑶远去的身影非常不厚道的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终于走了,这么远两个人应该互相联系不到了吧?

    北瑶坐着小船,随着众人一同朝着北冥海另一块大陆上,此刻的北瑶正呆在这小小的木舟上沉思着,思考着自己的人生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是不是……坐错船了?”

    看着越来越远的大陆,北瑶又看了看周围的风景。

    等等,那不是沙子吗?

    那个……好像是鱼诶……好大的一条鱼诶~

    等等!这,似乎是出海了!

    而乔鸿达前脚刚走后脚他那位熟人便划船而来,远远的喊住了他,乔鸿达猛地一拍手这才想起来北瑶上错船了。

    “罢了罢了,上错船就上错船吧,这下子御寂就可以把一颗心扑在学习上了吧。”

    今天的乔鸿达依旧为御寂操碎了心,而今天的北瑶依旧被乔鸿达坑害的不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北冥海,海中有一浮石,上刻北冥二字,曾是沙漠之城北冥家族故地,后因躲仇敌才被迫远离家乡。

    北瑶看着海面上悬浮着的巨石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呼,其他人早已经见惯不怪了。

    此小舟非彼小舟,可日行万里不停歇,曾有过海中妖兽袭击此船的爱情故事,后来当事人出面才停止了这个故事的流传。

    北瑶乖乖的坐在小舟上搬弄着手上的储物戒指,好奇的张望着,许久也不曾见到什么树木。

    这让北瑶更加好奇这个“海”到底有什么神奇的东西,吸引着一波又一波的冒险者。

    “哦~该死,这片海根本就不像我看过的小说那般,充满了危险和机遇!”

    北瑶突然想起来,自己出门的时候似乎把一本书带在了自己的身边,从储物戒指里掏出一本书来。

    《求道万法》一本仙侠小说,从简介来看似乎是一本很荡气回肠的小说,但当北瑶翻开这本书的第一章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咦?男主角叫御寂?!”

    北瑶惊讶地看着这本书,第一章讲述的是男主角御寂是一个天资聪颖的人,但他是个弃婴,村子里的人却各个都不是正常人他们却好心的收养了他。

    御寂为了解开自己村子的诅咒,踏上了属于自己的修道之路。

    但奇怪的是第二章、第三章、第四章等等,包括大结局和番外都没有浮现出字。

    这让北瑶原地懵逼了许久,最后把原因归结于这个作者身上。

    “一定是个大太监!”

    御寂:啊嚏*1

    “一定是后面内容太过于404了,所以被封了。”

    御寂:啊嚏*2

    “肯定后面不好看,才会不让我继续看下去的,那我干脆不看了~”

    御寂:啊嚏*3

    “算了,看在本主角最近很无聊的份上……就勉为其难的继续看一会儿第一章吧~”

    御寂:啊嚏*4

    揉揉鼻子,御寂郁闷的说道:“不应该啊,明明都已经练气后期了,感冒这种事情不应该会发生在我身上……

    该不会跟上一次,强行帮助北瑶有关吧?”御寂此刻正坐在客栈里,修炼着门派中新换到的功法。

    云诀,是一门逃跑功法,但只适合元婴以下的修士使用,施术者会在短时间里原地消失化作天上一朵云,这个时候最方便逃跑和观察周围的情况。

    此术练成者,门派里只有五位,可以说修炼起来非常的艰难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北瑶翻了五六遍《求道万法》第一章后,这本书终于忍不住了,直接在第二章下面显示了那么几行字。

    翻翻,翻你个头啊!有没有听说过慢更啊?一天三千字,知道不?

    再翻,信不信我不更新了啊!

    真是的,从没见过像你这样的读者,本书都快被你翻烂了可疼了~

    哼!

    北瑶:“……”我滴个亲师父诶,书本有自己的意识了,而且而且还还能显示字,是个活的!

    “原来你可以说话啊,那什么时候更新第二章?我好无聊啊~好想看啊~”

    北瑶双手托腮,用胳膊肘恶狠狠地压在书上,一副你不更新我就今天压死你的模样,但书也不是好惹的。

    北瑶压的越重,她就感到自己的大腿越疼,最后疼的她都忍不住要叫出声来时,她终于放弃了挣扎。

    “行吧,算你这本书狠,大不了我等你到第二天更新好了!哼~”

    书上没有显示其他的字,北瑶嘟着小嘴把这本《求道万法》给收进储物袋里。

    船上一共坐了六个人,一个男人是跑商的,一个男修士,剩下的两个女孩子是去寻亲的。

    划船的是一位老人,他们自然发现了北瑶的举动,只不过看到那只是一本讲故事的书后顿时丧失了想要抢过来的想法,毕竟没有人会要一本只会讲故事的法器书本当做宝贝。

    除了孩子,北瑶现在的年龄还是太小了,有一本会讲故事的法书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“唔~大海一点也不好玩,下次再也不相信臭师父留下来的书本上的故事了,哼~”

    百般无聊的扒着小木舟看着海面,北瑶时不时伸出自己的手轻拂过海面,软软的感觉,就像是在摸真白身上的毛一样。

    她很喜欢这种感觉,自从金丹期后,北瑶感觉太阳也不是那么的强烈了,照了那么久始终都不曾觉得很热过。

    “啊,对了,真白!”

    北瑶突然想起来,自己似乎忘记把真白从自己的小布袋里抱出来了,赶紧从乾坤袋里掏出真白。

    一只软如液体的猫,就这样被北瑶倒在船上,抱起来身体直接被拉成修长一条。

    “真白白?”

    “喵~”真白软软的喵了一声,随后懒懒散散的躺在北瑶的怀里继续睡觉。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